三百八十二章身份之別

小說: 鮮肉王爺強娶妻:貴女種田忙 作者: 秋風殘葉 更新時間:2020-01-18 10:39:51 字數:2171 閱讀進度:381/1444

夏瀅筠看著薔薇生氣的樣子,心里一笑,面色不變,她靜靜的看著南宮媛兒一臉呆愣的樣子,眼里閃過不喜,她這個做娘親的都沒有開口說什么,哪里輪得到一個庶女在這里指手畫腳??纯此牡?,什么時候見她發言了?

“媛兒對大姐有什么不滿嗎?”從進門就開始不停的找茬。

南宮媛兒被母親突然的這么一問,臉色白了下,“沒有,媛兒怎么會對大姐有看法?”

“嗯,沒有就好,微雨是南宮家的嫡長女,身份擺在那里,要做的事也有很多,不可能事事照顧到你們,你們要多加體諒她?!毕臑]筠的意思很明顯了,南宮微雨是嫡長女,怎么可能事事都拉著一個庶女出門,不是自掉身份么。

“是,媛兒明白?!蹦蠈m媛兒臉色白了,她沒想到母親會這么直白的把身份擺出來,意思很明白,就是說自己的身份不配和那個鄉下丫頭玩。

“好了,時間很晚了,都回去吧?!毕臑]筠也懶得理會她的那些小心思,揮揮手,就把人打發出去了。

“嬤嬤,你說那丫頭為啥老是找咱們微雨麻煩呢?”她們倆應該沒有沖突才對,怎么見面都開始掐。

奶嬤嬤眼閃了下,壓下心里疑惑,“夫人還是再等等吧,說不定是兩人不熟悉呢?蝶衣姑娘又不是愛說話的?!彪m然知道自己的說法有些牽強,但是沒有實質的證據,她還是不好說的。

“我也不是太在意孩子們的交流,只要別惹出事來,也就隨她們了?!毕臑]筠捏捏眉頭,“花宴就定在這個月底吧,也好讓微雨好好地準備一下。嬤嬤要不您辛苦一下,每天給那孩子指導下待人接物的規矩?!?/p>

“夫人說的哪里話來,老奴怎么會辛苦,只要大姑娘愿意學,老奴定竭盡全力?!蹦虌邒咧婪蛉酥匾暣蠊媚?,怎么可能會推辭。

“行,就這么說定了,我明天開始準備請柬?!毕臑]筠站起身,去沐浴更衣,想必一會侯爺就該回了。果然,她頭發還沒絞干呢,南宮震天就悠閑地踱了過來。

“侯爺回來了,可吃了嗎?小廚房里備著吃食呢?!毕臑]筠披散著頭發,把奶嬤嬤打發出去,笑盈盈的走過來接過他手中的披風。

“不用麻煩了,還不餓?!蹦蠈m震天看著沒有任何裝扮的夫人,眼眸閃了閃,歲月好像沒有給她留下任何的痕跡,以前女兒沒回來,她看著總是一副憂郁的樣子,現在孩子回來了,心里障礙解了,人也開朗了很多,面色柔和,以前溫婉的樣子又回來了。

夏瀅筠看著夫君瞅著自己發呆,稍微羞澀一下,“夫君,我這披頭散發的樣子很好看么?”

“嗯,還跟以前一樣,溫婉淡雅?!?/p>

“呵呵,夫君少哄我開心了,都老夫老妻了,早就人老珠黃,哪里還有你說的那些?!彪m然是這樣說,但是被夫君這么夸贊,心里還是高興的。

因為頭發沒干,兩人就坐在軟塌上邊看書,邊聊天。夏瀅筠看著夫君氣色不錯,躊躇了下,還是開口了?!胺蚓?,我送給微雨的哪幾個暗衛回來了嗎?”

“這個還要問何管家,怎么了?”南宮震天放下手中的書卷,疑惑不解。

“也沒啥,我本來把他們幾個都送到微雨身邊的,也不知咋的被那丫頭給罵了回來,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,想著這些人一直都是管家再管理,就想要問一問?!毕臑]筠提到那四個暗衛,想想就生氣,竟然不聽主子的話,要來何用?

“還有這事?夫人別急,我再讓管家給你調來幾個,既然那幾個不聽話,就扔到訓練營從新訓練就好?!蹦蠈m震天皺了下眉,暗衛不聽話,要來何用?

“嗯,那就給微雨在調來幾個新的吧,如果可以都挑選女孩吧,以后帶在身邊出入也方便,也能從新培養感情?!彼奈⒂瓴荒苡邪朦c差池。

“好,都依夫人?!边@都不算事,幾個女暗衛還是有的。

再說南宮媛兒回到自己的院子,就一頭撲到床上嗚嗚的大哭起來,今天竟然被母親當著大家的面被訓了一頓,這讓她以后怎么見人。為了維護那個鄉下回來的丫頭,竟然拿出身份來壓她。

她心里的恨無處發泄,就是因為庶女的身份,處處受到壓制。連個鄉下丫頭都能高她一頭,憑什么?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后悔的,我一定要爬得更高,我一定要讓你們個個都仰視我。

想到允皇子,南宮媛兒坐起身,緊握著拳頭,允皇子是她的,那個死丫頭竟然敢跟她搶人,真是過分,自己從七歲就認識了,也是從七歲就開始喜歡上他。那個丫頭才來幾天,竟然就動了這樣的心思真是該死。

沒想到,允皇子竟然邀請她出去玩,怎么可能,肯定是那個死丫頭勾、引了他,要不憑允皇子這么高貴的人兒,怎么可能看的上一個在鄉下長大的孩子。

既然姨娘幫不上忙,她那個哥哥又是一副什么都無所謂的樣子,如果想改變身份,她只有靠自己出頭,只有自己站的更高,才可以讓那些看不上自己的人睜大眼睛看看,就算是庶女,她也是可以活得很好。

南宮媛兒一拳捶到枕頭上,眼眸里閃過陰狠,想到俊朗不凡的皇子,再想到南宮微雨那張討厭的臉,臉上露出了從來沒有猙獰,心里暗暗發誓,屬于我的東西你們誰也別想搶走。

小丫頭春堂聽到動靜,怯怯的探出頭,看著她家姑娘傷心的樣子,喏喏著嘴想要開口勸,又怕被罵,一直躊躇著不敢上前。

等南宮媛兒調整好心情,擦干眼淚,就看到春堂的樣子,立馬心里又憋著一股氣,“春堂,去備熱水來,本姑娘要沐浴?!闭媸菤馑浪?,沒眼力價的東西。

“奴婢馬上去?!贝禾靡宦?,如蒙大赦,連忙顛顛的跑出去了,還好姑娘沒有遷怒與她。

百人牛牛能赢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