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7章 我來尋你了(2)

小說: 王妃要出逃 作者: 陌曉魚 更新時間:2020-01-18 10:30:49 字數:3112 閱讀進度:337/406

“你夢到了誰?是誰?你要誰別走?是不是……”他的眼睛里似乎開始冒火,那灼熱的火焰,似乎要將他自己引燃,隨時都會爆炸一樣。

樂言嘴唇哆嗦著,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好,她若是說夢見了一個自己并不認識的人,還不只是夢見過一次,狡猾如他,會相信才怪呢!眼珠骨碌碌轉著,她怯怯的說:“是你……我夢見我又闖禍了,你不再管我了,你走了,讓他們來懲罰我…..我害怕了,就驚醒了…..”

話音剛落,他一把將她抱進了懷里,緊緊的抱著,不說話,只是沉默的抱著。

“別怕,樂言…..我不會傷害你…..我也不會扔下你不管,永遠都不會!”他低低的說著,語氣有些酸楚和沉痛,卻讓她松了一口氣。

他相信了嗎?那就好,若是讓她知道,她在想著另外一個不認識的男人,他的醋壇子一定會打翻的,然后不知道多少人會跟著遭殃呢!

正當她暗暗松氣的時候,他卻低低的呢喃著:“是騙我的也好…..總勝過說出那么絕情的話……樂言,我寧愿相信你夢里的人,是我…..這樣,都好…..”

她呆呆的任由他抱著,第一次忘記了反抗,突然就感覺,高高在上的威嚴的他,怎么有的時候,也會這么孤單和脆弱?他隱藏在強大氣場之下的柔軟,讓她的心也輕輕顫抖了一下。雖然只是一下,卻真的是輕輕動了。

他,遠遠比她能想到的,還要愛她。

她試著推開他,大膽的迎向他的視線,小聲問:“你真得是我生病以前的未來的夫君嗎?你真得喜歡我嗎?”

他點點頭,臉上是很少出現的認真和堅定:“是,我是你未來的夫君,我是最愛你的那個人?!?/p>

樂言點點頭,又低下了眼眸,搖搖頭:“為什么,我會不由自主的就想要抗拒你?你明明對我很好,真的很好……”

他一手輕輕抬起她的下巴,柔聲說:“樂言,別想那么多,我認定了你,你認定了我,這便夠了?!?/p>

她似懂非懂的點點頭:“嗯,好吧,看在你也不是那么壞的份上,看在你一直都站在我這邊的份上,我也許可以…..我只是說也許,可以試著去接納你…..但是,只是也許哦!”

他忽然就笑了,低低的說:“好,有這一個也許,我便更加有了希望。我等你,等你真正可以接受我,好嗎?”

她有些猶猶豫豫的點點頭:“嗯,我試試……”

她還沒有反應過來,他的頭探了過來,在她細滑的臉頰上留下了一個輕輕的吻,她有些呆,卻也沒有抗拒。好吧,只是一個吻而已,既然他是她的夫君,也不算是過分吧?

可是,愛是什么?動心的感覺,又是什么?為什么,在他吻她的時候,她會幾乎沒有反應?

他陪了她一會兒,便離去了,他很忙,有很多國事需要處理,可是,他每天或早或晚都會抽出時間來看她。憑心而論,他真的對她好的不得了??墒?,為什么,她總覺得,對于和他的感情和婚事,她總是有些壓迫感,有些不情愿呢?明明,他對她是那么的寵溺,而她,卻并未感受到發自內心的快樂。

梓洵走出她的房間,看了一眼守在門外的侍女寶兒,輕輕點點頭,寶兒送他出了院門,他背著雙手,站在蘇府的蓮花池前,輕聲問:“她以前做過這樣的夢嗎?”

寶兒點點頭:“做過,有時會醒,有時含糊不清的嘀咕著就又睡去了?!?/p>

梓洵沉默了片刻,低聲囑咐道:“下次聽著些,務必從她口中探出她到底夢見了什么?!?/p>

寶兒輕輕點頭,恭恭敬敬的回答道:“是,皇上?!?/p>

寶兒是她的丫頭,大家都說她是樂言生病之前就跟在她身邊的,可是,她總是覺得,小丫頭看她的眼神,不像是表面上說的話那么親切。若是朝夕相處了很久,那眼神,必然不是那么平靜和冷漠的。

她能夠猜得出,這個寶兒,說是蘇府的丫鬟,其實是梓洵的人。所以,她對她,依賴,卻又有著幾分避忌。身邊多了一雙眼睛,雖然未必是惡意的,也照樣讓人很不舒服。

這個寶兒,還是個有武功的人,梓洵之所以允許樂言天天出門,大概就是因為,這個寶兒的功夫,不是一般的好吧?還有,就是在他自己的國土上,誰還能將他的女人怎么樣?

他默許她出門惹事,默許她滿大街的逛,皆因她的身邊,有一個頂級的高手在護衛著她。若是沒有寶兒跟隨,他是絕對不允許她獨自上街的。

她一直在糾結,夢里那個迷迷蒙蒙的身影,到底是誰?她,到底在哪里見過他?只是夢里嗎?

子璃大步踏出六王府,一見到剛剛從馬上下來的蕭羽逸,就給了一個男人間最有力的擁抱。

想當初,若不是羽逸拉住他,他也許在笑語被帶走的那一刻,就已經跳入深不見底的峽谷了。在他吐血幾近昏迷的情況下,又是羽逸一直背著他,將他帶離那個地方,和來尋找他們的人會合,才救了他。

后來,他很頹廢,黑發一夜之間便早早生了華發。又是羽逸一直陪著他,幫他尋找妻子,常常說著開導和能夠給他勇氣的話。那些艱難的日子,若是沒有羽逸,只怕是他也早就去奈何橋尋找他的小妻子了。

兩年的時間,發生了太多的變化。程峰和玲瓏有了自己的孩子,羽逸終于達成心愿,成功的推翻了南理暴君,奪回了本來就應該屬于他的皇位,為他的父母報了仇。

現在的羽逸,不再是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翩翩公子了,他已經是南理的新君了,他也擁有了至高無上的權力,一舉手一投足,都散發著難以掩藏的帝王之氣。

他和子璃一樣,并不追求這樣的生活,可是,他和子璃又不一樣,他沒有退路,他必須要堅持下去,必須要扛起肩上的重任,多少人的期望,都壓在了他的背上呢!

羽逸這次是在眾多南理暗衛的護送下,秘密來到東平的,知道他要來的人,除了陸青云,便是子璃了。而他所為的,并不是國事。

“真的嗎?羽逸,你確定他們看到的,是笑語嗎?”子璃已經激動的手都開始顫抖了起來,他緊緊抓住羽逸的衣袖,眼睛都紅了起來。

羽逸點點頭:“應該不會錯的,是翩翩親口說的?!?/p>

“到底怎么回事?到底怎么回事?快仔細說來!”子璃急的說話都變了語氣。

羽逸在桌前坐下,向他詳細了描述了翩翩告訴他的經過。

翩翩并認識笑語,也從未見過她一次,只是在羽逸奪得皇位之后,她曾經以南理公主和大盛朝皇后的雙重身份,回到南理探望自己的哥哥蕭羽逸,也有機會見到了笑語的畫像。

“你怎么會有笑語的畫像?”子璃突然開口問道,他不記得自己把笑語的畫像給羽逸了??!難道,羽逸依然……

羽逸坦誠的點點頭:“是我畫的?!?/p>

子璃有些鄙視的冷哼一聲,不客氣的催促道:“畫了也沒有用,快接著說!”

原來,西藺和大盛朝簽署停戰協議,雙方約定不再發起戰爭,將加強兩國的貿易合作,為了表示誠意,西藺皇帝夏梓洵特地邀請大盛國君去西藺做客,大盛皇帝靳宇墨和皇后洛翩翩便去了,這一去,他們恐怕也沒有想到,會改變了太多人的命運。

暗衛們都留在各處小心的警戒著,微服的靳宇墨推開包間的門,將翩翩讓進去,又抱著兒子走了進去,林大夫也跟著走了進去。

要了一桌酒菜,幾個人一邊說話,一邊透過窗口望向樓下熙熙攘攘的人流。

“西藺也很美,風景真好?!濒骠娓袊@著說。

“是啊,不過外面再美,還是自己的家鄉好?!庇钅p輕嘆息著,又用勺子舀了一勺湯羹,小心的喂著腿上的煜兒,小家伙一邊喝,一邊扯著他腰間的配飾,玩得不亦樂乎。

煜兒快兩歲了,可是,那個心智和機靈勁,絕對不是兩歲的孩童應該有的。比如,他不讓侍衛們抱,只肯讓美女抱,翩翩有些氣惱的說,跟你爹一個德性,宇墨無比委屈。朕招誰惹誰了?自從這個母夜叉做了皇后,他后宮里有一個嬪妃嗎?莫說沒有,就是從前有的時候,他碰過她們嗎?如今兒子從小就露出了花心的端倪,就得怪他這個上梁長歪了嗎?天大的冤屈??!

百人牛牛能赢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