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8、女人間的斗爭

小說: 通緝愛妻 作者: 桃枝妖妖 更新時間:2019-07-14 06:51:34 字數:3461 閱讀進度:388/416

月九原本有些不解的心,后來隨著發生的事情,月九漸漸的看出了一些門道,只是,月九想要離開的時候,卻看到了胡玉國帶有一絲絲祈求的眼神。

這時,原本還在里面睡覺,全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的女人,此刻卻如同吃了炸藥了,不情愿坐起來,想要喊兩句,只是,當看到眼前并不是只有胡玉國一個人,尤其是胡玉國穿著正是,而她卻……幾乎就在同時,那女人連忙掀過一邊的被子蓋在她的身上,同時驚叫了一聲,后來用手捂著嘴嗚嗚的哭了起來。

也許是同樣都是女人,看到眼前的這一幕,雖然有些難為情,可至少比旁邊的陶忠自然多了,就在這時,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手被人碰了一下,扭頭正好看到胡老兩手合十的樣子,不想參與其中,無奈,她知道定然和自己有關系,而讓她留下來就是為了處理眼前的這個女人。

想到偌大的胡家,難道連個女人都沒有,還是胡老真的退位了,連這點魄力都沒有。

顯然,不太可能。

就在這時,看到地上的一幕,應該不久前的他們是溫馨的,可,畫風轉變的太快,一時間連月九都有些適應不過來。

“玉國,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?”外面沖擊那里一個女人,哭的梨花帶雨的,一邊伸著蘭花指,指著躺在床上瑟瑟發抖的女人。

“莉莉,你聽我解釋,不是你看到的那樣?!痹具€一臉淡然的胡玉國,此刻緊張了。

只是,原本就不打算管閑事的月九,突然退后一步,讓眼前的幾個人有更好的發揮場地。

只是,月九有這個動作之后,胡老和陶忠都退后一步,自然的,胡老帶來的人也跟著退后一步。

胡玉國似乎有些哀怨的看了一眼月九,不過還是被后來這個沖過來的叫莉莉女人纏住了。

“你你你……”莉莉指著那躲在被下發抖的女人,“她是怎么回事,你不是說愛我的嗎?”

胡玉國也是神一般的反映,似乎也不顧忌那是一個女人,穿著比較少,幾步走到床前,猛的一下掀開被子,看著那在被下開始顫抖的女人。

莉莉跟在胡玉國的身后來到床前,看向躺在床上的那個女人,似乎有那么一刻的不敢相信,隨后,退后一步,驚叫道,“寶玉,怎么是你?”

胡玉國同時嚴肅的問道,“你說,這是怎么回事?”

月九在一邊看的那叫一個難受呀,這么蹩腳的演技,就是胡玉國演出來的。

縱然想要離開,可,奈何這一次的胡老竟然緊緊的抓著月九的休息,小聲的開口,“月九,這可都是因為你而起的,你要對我們玉國負責!”

聲音不大,說的理直氣壯。

這話,不但讓月九懵了,就連陶忠也像是看著外星人一樣的看著胡老,更絕的是,陶忠伸手在胡老的額頭上摸了一下。

“沒發燒吧?”

陶忠搖頭,“沒發燒,看來是得了老年癡呆!”

這話,這神情,兩個人配合的那叫一個默契。

胡老直接被氣的大口大口喘氣,看著月九的小眼神,那叫一個哀怨,似乎胡老是被月九拋棄了。

這時,身后傳來幾聲低低的笑聲。

胡老氣的話頭看了那幾人一眼,然后原本跟在胡老身后的那些人都離開了,頓時,站在原地的月九他們三個人覺得寬敞了許多,就連呼吸也變的順暢了。

月九看向胡老,“說吧,要不然我可真的走了?!睂e人的破事,月九才不會傻傻的跳進去,如果不是胡老剛才那話,她早就走人了。

胡老嘆了一口氣,這才說起事情的關鍵,“外面關于胡家的傳聞,你該聽說了吧?”原本胡老還以為月九會有些反映,不過,可惜了,在看到月九不耐煩的眼神,他只能繼續說下去,“我剛才說的那話都是真的,的確是因為你,不過是因為……”

站在一邊的月九聽的一愣一愣的,不過,在后來,她整個人沉默了。

幾乎在立刻,月九想到的就是程老。

胡老沒有明說,可她已經知道了,就在這個時候,突然手機發來一條短信,她絲毫沒有避諱,直接打開,越看臉色越難看。

站在一邊的胡老和陶忠都屏住呼吸,對手機,從他們的角度其實可以看到里面的內容,但是,一看月九的表情,他們知道看了只會壞事。

果然,原本打算要離開的月九,在看完短信之后竟然站在原地,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,等著看戲。

胡老算是真的放心了。

縱然胡老的心中在暗暗罵程老忒不是個東西了,他這么多年來兢兢業業,從來沒有做對不起程老的事情,竟然用這樣下三濫的招數對待自己的孫子,心中冒火,可他卻無奈,這才不得已的請月九來評理,好在月九來的早,算是看戲看全套,也算是間接的證明了胡家的清白。

陶忠安靜的站在旁邊,不過,他明顯比剛才更為小心。

只因為剛才月九的心情還算是不錯,可現在,那就是暴風雨前的寧靜。

反而是月九,看向在門內正在上演的這一幕,她覺得無聊的同時,還想看出事情的大概。

想到知道有人可以做到哪一步。

莉莉看著眼前的胡玉國,再看看寶玉,似乎在氣憤過后,一時間氣的不知道說什么好,不過,莉莉看著寶玉的眼神,明顯有些控制不住的怒氣。

胡玉國微微瞇起狹長的眸子,視線在寶玉的身上定格,嘴角揚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。

仔細打量這個寶玉,的確有做女人的資格,怪不得那人會一門心思的送這么好的禮物進門,的確,一般的男人還真的把持不住。

此時寶玉絕美的容顏帶著一些粉色,微卷的長發隨意的散落在肩頭,挺直的鼻梁,如玉的肌膚讓人移不開眼。

原本清澈眼眸一直委屈的看著站在一邊的胡玉國,微微撅著紅腫的唇,似乎為自己的委屈叫屈,可因為胡玉國的安靜,讓她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
似乎真的被嚇到了。

反而是莉莉,漂亮的臉上,一臉兇悍的模樣,尤其是看著寶玉的眼神,似乎要把她吃了似得。

“啪——”莉莉上前一步,直接沖著寶玉打了一耳光。

原本寶玉似乎害怕了,想要尋求胡玉國的保護,只是她的手剛碰到胡玉國就挨了一耳光,原本委屈的想要保護,此刻因為這一耳光,原本還覺得委屈的寶玉,頓時委屈的哭了。

不過,就算是這樣,她還一邊哭著,一邊靠近胡玉國。

而,胡玉國完全如同局外人一樣看待著眼前的這兩個女人,似乎,這兩個女人在爭他的戲碼,而他并不是男主角。

只是,胡玉國的冷血,似乎讓寶玉更是傷心了,那如同下雨一樣的眼淚,都止不住了,可,胡玉國還是冷靜的看著,絲毫不會所動,后來寶玉委屈的一手摸著火辣辣的臉,哀怨的看了一眼胡玉國,然后看向在那床上那一抹醒目的紅。

似乎,幾人都跟著寶玉的眼神看向床上的紅,就連站在門外的三個人也都看過去。

胡老似乎擔心有人會誤會,立刻解釋道,“演戲還真夠全套的,也不知道到底下了多少血本,可惜了,這么清白的一個女人,算是徹底的玩完了?!?/p>

明顯的幸災樂禍,似乎,這說的就是商場中的生意,可以直接的,坦白的露出自己的底線。

月九只是看著,心里卻哇涼哇涼的,這就是世道。

不管真真假假,還是假假真真,似乎,在有些人看到的只是利益、權利,至于有些東西,似乎直接被人忽視。

在月九的眼中,依照胡老的說法,似乎這個叫寶玉的女人是別人派來的,可她付出了,卻遭到這樣的結果,也許是同樣身為女人,看著讓人寒心。

而月九的想法并不能阻止里面正在上演的戲碼。

那個叫莉莉的女人,上前一步來到胡玉國的面前,一手揪著他的領帶,努力做出一個算是笑的笑容,“玉國,你你說這是怎么回事?”

胡玉國兩手一攤,成功的把兩個人讓在他身上的手都抖落了,然后點燃一支煙,在抽了一口之后,無所謂的開口,“我也不知道?!?/p>

“你不知道誰知道?”莉莉似乎真的動怒了。

“我真的不知道,如果不是爺爺來敲門,我都不知道身邊睡了一個女人?!焙駠?,直接把煙頭扔在地上,用腳狠狠的踩滅,似乎在宣示著自己的怒氣似得。

“你真的不知道?”莉莉似乎有些相信胡玉國的說法。

“大白天的,我每天忙的都像一條狗似得,哪有時間想這些事情,再說了,每天的這個時候,我都在看什么,你不知道呀,再說了,我這個時間睡的像一只豬似得,連我都覺得奇怪,你說,是不是你們兩人合計好了,就是為了給我潑臟水?”胡玉國幾乎用吼的說出來這話。

“不不,怎么會,我可不會那樣做,再說了,你可是我腹中孩子的爸爸,我怎么會……”莉莉說著轉頭看向委屈的不得了的寶兒,“你說,是不是你知道我懷孕了,才會趁機勾印我的玉國?”說著還用力的推了一下寶玉。

5

百人牛牛能赢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