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三章:是我

小說: 皇上,臣妾拯救你 作者: 意風雪 更新時間:2020-01-18 10:38:36 字數:2421 閱讀進度:822/864

“葉將軍,你別仗著手中權盛,就可在朝堂上胡來,皇帝豈是你能呼來喝去的?!泵烽熯m時發難。

“這孩子根本不是先帝的,沒有繼承大統的資格?!贝苏Z一出,群臣嘩然。

“胡說,先帝對此子寵愛有加,連皇子的教育都親歷為之,不是先帝的親子說不通?!泵烽煹?,他今日一定要此子即位。

“此子年紀幼小,什么都不懂,怎么治理天下,我不同意立此子為新帝,我提議讓先帝的胞弟武塞王繼任大寶,眾位大臣認為如何?”葉蓉兒也不示弱,和梅闊針鋒相對,反正無論如何她都不能讓念扇上位。

對這個提議除梅闊的黨羽外,也有不少大臣同意,畢竟這個皇子年齡太小,登基后也不過是個傀儡,皇權有可能外放,后患無窮。

“先帝無子也就罷了,現在放著皇子不立,卻傳位于弟,不合禮法?!?/p>

“我說了這不是先帝的皇子?!比~蓉兒惱喝。

“有何證據?”梅闊問。

葉蓉兒怔然,這要她如何證明,想了半天她突然對念扇道:“扇兒,告訴這些人,你該叫我什么?”

要是敢叫她爹,她一定掐死他。

念扇那晚被葉蓉兒收拾了一頓,已經改了口。

“娘?!边@一個字,念扇叫的甜。

雖然眾臣私下也猜到此子可能是將軍生的,可是突然被抖出來,一時間也沒人能夠接受,都是一副詫異之色。

“各位大臣都聽見了,我是這孩子的親娘,孩子的親爹是不是先帝的我最清楚,此子是我和別的男人所生,和先帝沒有一點干系?!?/p>

“那個男人是誰,姓什么叫什么?何方人士?葉將軍可把話說清楚,我好找人驗證?!泵烽熑圆凰佬?,能拖就拖。

可她不能說,一旦被人知道她生的是湖?;实鄣暮⒆?,那她手中的兵權便作廢,到時候沒人會聽她號令,只會便宜了梅闊。

“是……”葉蓉兒支吾。

“是本王的孩子?!币宦曣幦崾庍M金鑾殿上。

葉蓉兒聞聲回首,他,終于回來了,在她最孤獨無助之時,一如初見,帶著閑雅之態,解救她于危難之中,把安定和勇氣也一并帶給她。

群臣中已開始騷動,薛子辰穩步踱到葉蓉兒跟前,將念扇抱了過來,繼而對梅闊道:“沒理由兒子做皇帝,當父親的卻做臣子吧?!?/p>

葉蓉兒心下了然,忙從懷里拿出天御晁印,一撩衣擺,躬身跪在薛子辰的身前,雙手奉上只有皇帝才能調動的兵權大印。

“請王爺即位,臣定追隨,效忠皇上,為陽炎盡忠?!?/p>

葉蓉兒這一跪,群臣見大勢所趨,也紛紛跪了下去,宣誓效忠,連梅闊也心不甘情不愿的屈膝。

薛子辰將念扇交給一旁的冰麗,并未叫群臣起身,也沒有接過葉蓉兒手里的天御晁印,而是伸手去撈跪地上的她,想將她擁入懷中,但葉蓉兒卻條件反射的扣住薛子辰的手腕,再起身欲出招扔人時,薛子辰先一步洞察了她的舉動,飛快一指,封住她的穴脈,趁她動彈不得之時,才將人兒橫抱起來。

“爾等平生,等擇了吉日,本王再祭天登基?!眮G下話,薛子辰抱了他的玉人兒步出金鑾殿。

余朝堂上一片驚惶……

“無泉哥哥他……”

“我知道了,很抱歉,我回來晚了?!?/p>

葉蓉兒本想搖搖頭,卻不能動彈分毫,他怎么說也還是及時趕回來了,不像她,說好了在長生亭等他,卻背棄了諾言。

“子辰,我問你,當初你父皇讓我選擇做哪個皇子的侍衛時,你為什么不讓我選你?”趁她還記得住那個夢,她趕緊問出口。

“做我的侍衛有什么好,老是跟在我身后,我后面又沒長眼睛,哪能時時刻刻看見你,我只想你站在我身邊,而不是我身后?!?/p>

“你倒精靈,不比無泉哥哥差?!笔裁炊妓阌嫷膭倓偤?。

“蓉兒?!彼p喚。

“嗯?!彼龖宦?。

“不管我以后做了什么,你都信我好不好?”他忐忑不安。

“想做什么便去做,我信你?!彼撬行判牡脑慈?。

一抹依戀兩相眷,他(她)眼里的容顏,一如初見。

一連幾日,陽炎的皇宮中好熱鬧,不止是宮中,就連整個同云都處處張燈結彩,一片喜慶之氣,新帝要迎娶皇后,這是天大的喜事,更何況新皇帝以前當王爺時就很受百姓敬仰,大將軍出身的準皇后更是萬民所崇拜的對像,兩人情濃也是早有傳聞,兩人的結合可謂天賜良緣,天作之合,老百姓也想分享這樣的喜慶之氣。

可宮中一處偏殿里,孤夜寂寞難耐,麗佳輾轉難眠,于是起身披了一件厚實的毛絨披風,下了榻,出了溫暖的偏殿,才踏出殿,便立即有兩位宮婢迎上。

“夏姑娘,讓奴婢侍候您?!睂m婢恭敬有禮。

“我只是睡不著,所以想在這園中走走,不會出這個儲秀宮?!丙惣秧谎蹆晌粚m婢,話語輕柔知趣,然而內心卻明白,表面看來她們是在服侍她,事實上卻是在監視她,以她所察,這兩位女子的身手不差,害的她都無法和外面的人聯系。

一位宮婢扶了麗佳,另一位宮婢掌燈,在園中閑晃一圈,麗佳見實在無破綻,才謊稱累了回殿內休息,她宿在內殿,而兩位監視她的宮婢就睡在外殿,她在床上苦思如何脫困,卻被一陣幽香所迷,沉沉睡去。

等再醒來時,麗佳一驚,睡意全無,惱怒之下,她祭起掌力,想一掌要了男人的命,卻被那男人將手制住。

“是我?!?/p>

邪魅的聲音入耳,麗佳一陣輕顫,是她心之所系之人的聲音,是她的修。

淺淺的月光下,她仍能從模糊中辨出他俊美的容顏,他算不得良人,但卻是她的唯一,他有過很多女人,但她卻是唯一留在他身邊的女人,五年了,他對她仍然會有懲有罰,但他對所有的人無情,卻獨對她施與了微不足道的憐愛,殺手出身的她從沒被人關愛過,所以當年初嘗情欲的她便視他為今生的歸宿,不管結局如何,她都愿意為他付出全部。

“公子……”

麗佳語氣干凈利落,并不是小女兒家的軟語柔音,話音剛出口便被梅誼將她吻住,他喜歡她臣服于他卻又不卑微的姿態,她會魅惑之術,卻從未用來魅惑過他,別的女人接近他都意有所圖,獨她不求權不求利,跟在他身邊無怨亦無悔。

百人牛牛能赢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