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發飆,諸事不順

小說: 鬼醫本色:廢柴丑女要逆天 作者: 北枝寒 更新時間:2019-07-14 06:53:21 字數:2808 閱讀進度:1873/1890

第一千八百六十章發飆,諸事不順

掌柜一聽,身上的黑氣隱去了不少,顯然是松了一口氣,“那山上的可疑蹤跡找到了沒?”

“沒?!?/p>

負責人臉色有些不好看,更多的是忐忑,“每一座山頭,已經拍了好好些人去搜了,都一無所獲?!?/p>

“那就派蹤犬去搜!”

掌柜語氣急躁:“這么簡單的事情,還需要我親自教你們?”

“饒,饒命!”

負責的人嚇的跪了下來,“蹤犬一早就派出去了,但是,蹤犬今天不知發了什么瘋,一直不聽話,到處跑,它跑起來的速度我們的人根本就跟不上,現在蹤犬也不見了!”

“什么?”

掌柜勃然大怒,手掌拍案,手邊的一張桌子,瞬間被粉碎成粉末,“這么重要的事情,一個早上,你居然一點你消息都不給?”

負責的人被嚇得活像被粉碎的是自己,哆哆嗦嗦道:“屬,屬下想,這山里都是有結界的,蹤犬這般靈性,它,它估計就是去找人了,找到人自然會回來了?!?/p>

掌柜這一次沒發怒,安靜了下來。

負責的人吞了吞口沫。

片刻后,掌柜再度問:“昨天的人,交易達成了么?”

“達成了的?!必撠熑寺犕?,討好的道:“屬下是親自過去,看著他們進了門的?!?/p>

“嗯?!?/p>

掌柜語氣更是緩和了,他點點頭道:“山上的異動讓每個山頭的人自己注意一下就好,蹤犬的話,它已經在外面呆了這么久了,是時候找回來了?!?/p>

“是?!?/p>

負責的人點頭應了,招來人打掃一下,換上新的桌子茶盞之后就下去了。

負責的人走了之后,掌柜端起茶杯喝茶,阿樹見掌柜一聲不吭,遲疑一下,終究還是忍不住開口:“掌柜,這一次端木小姐她們忽然說不見就不見了,會不會上來山上的人就是她們?”

“絕不可能?!?/p>

掌柜語氣肯定:“她們的能力如何,我是知道的,她們能不能闖進外面的結界還是一回事,更別提能避過蹤犬的搜尋了?!?/p>

“那上山上來的,會不會是方家人?因為我們用那個小孩做人質,端木雅望他們始終不放心,讓方家的人來幫忙找小孩?”

“如果真的是方家的人上來了,那么,你們這山上去探尋的人,他們只會見一個殺一個,不可能這么風平浪靜的。況且,我們根據地的結界,方攬洲想要破結界進入,還是不難的,他能輕而易舉的將人救走,不至于還讓小孩一直呆在我們這里?!?/p>

“也對?!?/p>

不過,阿樹還是很不明白:“既然不是方家人也不是端木雅望他們,那么,到底是誰上了山?”

“只要不是他們就好,管他上山的是誰?!闭乒癫荒蜔┑膿]揮手,“滾?!?/p>

“是?!?/p>

阿樹是見過自家掌柜的手段的,根本不敢異議,連忙退了出去。

阿樹回了自己的房間去歇息。

歇息了一個下午,晚上的時候,才從房間出來。

從房間出來之后,他看到路過的人都腳步匆匆的,一個個都跟驚弓之鳥似的,有人身上還帶了不少傷痕,這些鞭痕都是用繩子抽打出來的。

那去肉見骨的傷痕,他很熟悉。

他臉色也變了,忙抓住一個人問:“是掌柜又發難了么?”

“是啊?!?/p>

“為何發難?”

“你還不知道呢,蹤犬不見了??!”

阿樹臉色剖變,連忙朝廳子的方向跑了出去。

過去的途中,聽到一陣陣的哀嚎,顯然有人正在受罰。

進了廳子的前院,他看到好些人跪在廳子門前挨著鞭子,二十多人呢,一庭院的鮮血味。

“掌柜息怒,掌柜息怒?!必撠煹娜诉B忙在一旁勸,“打傷了,就沒人能上山找蹤犬了??!”

掌柜這才停了手,嘴上依然怒罵:“一群廢物!還不都趕緊滾!”

那些人便爬著,或者踉蹌的趕緊跑了。

看到掌柜停了手,阿樹才敢進去。

掌柜看到了他,冷哼了一聲,不過沒說什么。

倒是這個時候,一個人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,阿樹仔細一看,是阿木。

阿木跪了下來,掌柜冷冷道:“這個時候,你怎么沒在面店里?”

阿木焦急道:“掌柜,大事不好了,今天下午開始,街上方家的人好像多了起來,而且這多出來的人,好像是極其厲害的高手,他們的人已經在查我們的店了?!?/p>

“你確定是方家的人?”

“確定,穿著方家的侍衛服呢!”

“他們問了什么?”

“問了最近有沒有看到兩個小孩一個大人?!?/p>

兩個大人一個小孩?

掌柜語氣陰森:“你們怎么說?”

“自然是說沒看見?!?/p>

“廢物!”

掌柜一怒,掌柜二話不說,手一揮,直接給了阿木一掌。

“嘭!”

阿木立刻被擊飛十多米,撞在門上,門板都粉碎了。

他也臉色痛苦,捂住胸口吐著血,連說一句話都難。

阿樹不明所以,“掌柜,這,這么回答有何不妥么?”以前有誰來他們面店找人,不都矢口否認的么?

現在怎么就生氣了?

“放逐街除了西門家,你見過多少人會帶著小孩進極區的,兩大一小本來就很顯眼,他們肯定是查到了他們來過我們店里吃東西,才會這么問,我們說沒有,他們自然會認為我們有問題,才會盤查我們的店!”

阿樹瞠目結舌,話都說不出來了,只給了阿木同情一眼。

掌柜怒道:“這么重要的事情,為何又沒有人上山來告知我一聲?”

阿木強撐一口氣,吐著血道:“我……咳,我們以為是消失,以前也遇到過的,但這么回答都沒問題,所以……”

“廢物!你們真是沒腦子,一點都不知道變通!”

掌柜已經氣得七竅生煙了,覺得今天簡直撞鬼了,事情居然沒有一點都順利的!

阿樹不想看著阿木再被打,連忙問:“掌柜高明,那眼下這些事情,該如何處理?”

“還能如何處理,現在端木雅望他們不見了人,如果知道他們在哪,還能將功贖罪的將人送回去方府,她們不見了人,他們現在估計要懷疑我們了,自然是趕緊讓店里的人想辦法撤!店里也暫時絕對不能再開了!”

“是?!?/p>

阿樹明白,“那屬下去辦?”

“速速辦好,要是再出現了差錯,你們一個個都別想好過!”

“是!”

阿樹扶著阿木下去了。

他們下去之后,兩人除了庭院,還是心有余悸。

阿樹問阿林:“你還好吧?”

“還好?!卑⒛据p咳了一聲,咳出了一口淤血,臉色難看至極:“話說,之前不是談得好好的么,端木雅望那邊怎么會忽然間就不見了人?”

“鬼知道呢,這事兒邪門著呢,連掌柜都猜不透發生了什么?!卑涞溃骸安贿^,掌柜真是氣壞了,你也知道,他有多想要那些藥,要是從端木雅望手中拿到酬金和那些藥,我們起碼一次能賺個五百萬,現在一下沒有了,再加上蹤犬好像也找不到了,還被方府盯上,掌柜怎么可能不上火?”

阿木聽呆了,“發生了這么多事?”

“是啊?!?/p>

阿樹嘆氣,“總感覺咱們的好日子快要沒了?!?/p>

阿木被他扶著回了房間,哼道:“現在算什么好日子,掌柜以前待我們還是好的,現在簡直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,豪無人性,對我們跟對畜生似的?!?/p>

“好了,這些話莫要說了?!?/p>

說到這里,阿樹臉色也不好看,看著他身上的傷道:“我去辦事了,你自己好之為之吧?!?/p>

阿木嗯了一聲,阿樹就出去了。

百人牛牛能赢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