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21章 治眼睛

小說: 非常偵探 作者: 磕巴 更新時間:2020-01-18 10:35:55 字數:2353 閱讀進度:621/1538

阿舒一陣苦笑,自己哪會紫陽神功,他只好編個故事:遇到一個身負絕技的師父…教了自己十年…自己滿徒,而師尊卻走了,云游天下,自己是師父的嫡傳弟子,這個功夫只有自己會,云云。

薛廳長特別關心阿舒的紫陽神功:“楚天舒,你這神功是不是每天只能發兩次?”

阿舒笑了,自己編的故事,還得繼續,編不圓都不行,他又說了:治病如何消耗體力,也可能治一個人就消耗光了…并不是只能發一次功…

最后,薛廳長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期盼:“楚天舒,我的孫子的眼睛叫我給燙瞎了,你能不能發功,幫我治好?”他說完這話,那一臉的期待,叫阿舒不能拒絕。

一天下來,阿舒對薛廳長有了一個初步了解,他是一個好人,火爆脾氣,寧折不彎的性格,換句話說,沒有他,自己的通緝犯的身份分還不會改變。

面對薛廳長的求助,阿舒想了想說道:“薛廳長,我可以試試,但是不一定有效?!?/p>

阿舒答應了,薛廳長可真的樂壞了,原本他是最不相信偽科學的,什么氣功治病,什么保健枕能包治百病,他根本不信,但是今天他信了,他的原則是眼見為實!

薛廳長竟然站起來說道:“哈哈!楚天舒,楚大師,謝謝你,來,我們干一杯!”

阿舒趕緊站起來:“謝謝薛廳長……”

這一夜,鄭榮和睡得特好,十幾天來的徹夜難眠,把他折磨完了,到了今天,他知道自己解放了,連續三十來年的官場打拼,他也累了,如今雖然說自己就要退居二線,但是他一身輕松,晚上他把自己的想法說給老伴的時候,老伴根本不信,她也不同意,鄭榮和簡單講了退休的原因:“我開礦的事被查出來了,兩個老領導沒有把事情搞大,讓我退休,既往不咎,那五千八百萬也收繳了,領導照顧我,我很欣慰,老伴,我們可以出去旅游,我真的解放了?!?/p>

原來如此!鄭榮和的老伴很開明,她對領導還是心存感激,換了別的領導,立馬就將人送上去,然后算作自己上位的踏腳石,最低也是自己的廉政的政績。

兩個人嘮了很久,最后才睡去,一覺到天亮,對于鄭榮和來說,那是一種解脫的感覺,他體驗到了什么叫幸福,這個幸福來之不易,劫后余生的幸福,更有意義。

第二天,鄭榮和向周書記遞交了病退申請,腰脫,不能勝任高強度的工作,再加上血壓高……對于這個常務副省長職位來說,那可是熱門,周書記估計自己把這份申請報到上邊,立刻會有數個人盯著這個位置,當然,他必須推薦自己的人選,誰呢?就是薛廳長。

薛廳長今天沒上班,就在家等著孫子,阿舒呢?閑來無事陪著薛廳長下象棋,這一老一少一直殺個天昏地暗,二人是互有勝負。

開始的時候,阿舒確實不是對手,薛廳長讓阿舒一個馬,可是阿舒多聰明,半天過后,他就可以和薛老平下,不用讓馬了,這讓薛老直瞪眼,中午飯竟然是在下棋中解決的。

薛廳長的老伴對阿舒特別喜歡,昨晚薛廳長就把阿舒的事跡大致說了,今天中午,她特意給阿舒準備了幾個好菜,結果,因為下棋,好菜飯變成盒飯了,這二人把菜飯兌一起,邊吃邊下棋。

下午三點,薛廳長的兒子一家三口坐飛機趕了回來。

阿舒依舊穿著警服,一臉的英氣,當薛廳長的兒子見到阿舒的時候,他非??蜌?,和阿舒握手:“楚大師您好,我聽爸爸說了,你是一位得道高人?!?/p>

阿舒笑了笑:“得道高人不敢當,這次我來,也只是試試,沒有把握……”

薛廳長的兒媳見得道大師竟然是一個小警察,她不以為意,因為她的父親可比薛廳長的官大,那是正部級的干部,哪里會把阿舒這個小警察放在眼里,她直接就表達了不滿:“爸,就他?他還是大師?我看他就是一個江湖騙子?!?/p>

薛廳長笑呵呵說道:“珊珊,楚天舒可不是騙子,你見過騙子能治療艾滋病嗎?”

艾滋???蘇珊珊看一眼阿舒,有瞅瞅老公公:“他?能治?那他不是世界級的名醫了?美國那么先進的醫療也不能根治,爸,您肯定是被洗腦了?!?/p>

阿舒一陣的苦笑,其實,不相信也很正常,阿舒把注意力轉向了小男孩兵兵。

兵兵今年兩歲了,他原本非?;顫?,現在由于眼睛受傷,變得不愛說話,一只眼睛蒙著紗布,對誰都不愛搭理。

阿舒拉著兵兵的手,開始用紫色探測絲探查孩子身體內的情況。

蘇珊珊不好意思駁老公公的面子,她換了衣服,主動去了廚房,跟婆婆一邊做飯一邊聊天,當然,聊著聊著就扯到了阿舒的話題,蘇珊珊說道:“媽,我看這個小警察是騙子,等吃完飯就讓他走算了,要我說,他還就是想沾咱爸的光,然后謀個職位,這讓得人我見多了,到處都是?!?/p>

老婆婆笑而不語,摘菜,洗菜,然后找個機會把話題引到了親家公身上:“珊珊,你爸還好吧?我記得上次你說他摔了一跤?!?/p>

“可不是嘛!那次是因為釣魚,釣了一條大魚,足有二十斤,他在岸上來回溜魚,足足半小時,把魚弄上來了,結果一高興,摔了個跟頭,唉!”

阿舒在那邊已經檢查完畢,薛廳長一直在旁邊看著,他沒有說話,深怕自己影響到阿舒的診斷,阿舒讓小兵兵自己去玩,他則讓薛廳長和薛廳長的兒子一起坐下來,研究治療方案。

此刻薛廳長很緊張,他北京去了好多天,最著名的專家也見到了,得到的答復是:只能換眼角膜!但是對于一個兩歲的孩子來說換眼角膜很困難,第一個難度就是,孩子在成長,若是換了成年人的眼角膜,細胞分裂的速度跟不上孩子,那么在契合度上就很難實現高度一致,將來還涉及到二次換眼角膜,第二個,眼角膜沒有合適的來源,也就是說,即使做手術,也要等到孩子十幾歲以后,那么這一段時間,孩子的成長受到影響,關鍵是對孩子的心理方面的影響。

阿舒在紙上畫了一個眼球的圖形,畫的飛快,他指著最外圈的一層膜說道:“兵兵的角膜這個部位已經被燙傷,房水沒有問題,虹膜沒有問題,所以情況不是那么糟糕?!?/p>

百人牛牛能赢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