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4她要的是臥房特權

小說: 霸權虐戀:悍帝甜寵腹黑妃 作者: 作者貓小貓 更新時間:2020-01-18 10:35:55 字數:2311 閱讀進度:666/1413

在軍營里,尤其是君北月的軍營里,軍紀是非常嚴明的,上至將軍,下至小兵,都有嚴格的職責,沒有任何理由擅離職守,也沒有任何理由干涉別人的職責!

在這里,除了君北月可以自由出入任何一個營帳,一個糧庫,器械庫,火房之外,只有一個例外,那便是寒紫晴!

寒紫晴走后,軍營里就沒有例外了!

然而,白萌萌卻一直都是一個特殊的存在!

因為,很早很早以前,早到白虎軍剛剛組建不久,白萌萌便很特殊了,所以,一直特殊到現在,也沒有人會去多在意她的特殊,都默許了她的特殊。

可是,這一回,事關糧草起火,如此敏感的事情,讓眾將士意識到軍營里其實還有一個例外的女人的!

不同于其他地方糧庫要地,有專門的士兵把守,也有專門負責管理的士兵,火房的人來要糧,都無法進入糧庫取,而是要專人進糧庫取出來!

這一切,是君北月很早就授權給白虎將軍管理的,把守的士兵,是專門的一直精兵,能耐之高,不屬于君北月的影衛。

如果說外人要偷偷潛入糧庫,并不太可能,而專門負責清點,統計,送糧的士兵,也是白虎將軍親自指派的一批人,絕對信任得過!

白萌萌,可并不在這兩批人里呀!

曜王爺說,到過糧庫的人,全都要過去,她也跟著過去,也就證明了,她今日是到過糧庫的!

雖然,她是列外,她有特權,可是,她無緣無故的到糧庫做什么呢?

從糧庫到君北月的中央大營,有一段路,白萌萌仿佛是故意的,并不遮掩,還特地走在最后,讓將士們看得清清楚楚!

雖然軍紀嚴明,眾人沒有議論,沒有圍觀,可是遠遠看著,心里卻各有想法呀!

而他們的想法,不管是對這件事的看法,還是對君北月處理這件事的看法,便就是兵之心了!

一路寂靜,只有腳步聲,所有人的看法都藏在心里,走在最前面的君北月還沒有發現白萌萌走在最后面,更沒有發現白萌萌已經在靜寂中,在士兵的心里掀起了一陣浪!

當然,也很快,侍衛便追上來稟告,“主子,白萌萌在隊伍后面!”

君北月戛然止步,“白萌萌?”

他并沒有馬上反應過來,這是誰,或者可以說他壓根就忘了有這么一個人。

“白虎將軍的義女呀,自小在軍中長大的,已經在軍中待了十多年了!”侍衛低聲提醒。

君北月這才想起這么一個人來,眸光一閃,微微一驚。

這個女人,雖然沒有刻意記住,卻還是知道的。

她怎么會去糧庫?

“主子,她沒有理由去糧庫呀,她之前也從來不去的?!笔绦l焦急地說道,雖然君北月不動聲色,但是侍衛也知道,這件事簡單不了。

君北月回頭看了一眼,又看了看周遭的士兵,并沒有多說什么,快步進營帳。

很快,所有人都進營了。

這是白萌萌第一次進營帳,沒人知道,就連她的正主兒,東秦女皇都不知道,她想這一天,想了多久多久!

君北月的習慣,不管是大軍營,還是小軍營,他的主營帳一定是搭建在中央的,稱之為中央營帳。

營帳極大,分為三部分,都用垂簾隔著,最外面的是議事廳,中間便是君北月的書房,而最里頭便是臥房。

寒紫晴還沒有出現之前,她是軍營里唯一一個擁有特權的女人,不是低調,而是大家都習以為常了。

然而,她擁有再天大的特權,卻在君北月這里得不到半點例外。

北疆大大小小的軍營,沒有她進不去的,只有一個地方,君北月的營帳!

今日,她終于站到這里來了!

可是,她并不滿足,她要的不是這里,也不是中間的書房,她要的是那間臥房的特權!

看著前面,那俊容冷靜,一身黑衣勁裝,鐵血冷酷的君北月,白萌萌控制不住會去想,想和這個鐵血大男人在虎皮鋪滿的臥房里,翻云覆雨的感覺!

她并非大周人,她來自東秦北疆,骨子里充斥著狼的野性,而君北月這種致命危險的男人,則是她最期待的獵物!

潛伏了那么多年,她怎么可能心甘情愿服從東秦女皇呢,她可不是東秦女皇的玩偶,她為了……她自己!

沒有人知道,她等這個機會等多久了。

東秦女皇下令,寒紫晴不在,如此巧合!

白萌萌一進門,君北月便注意到了她,如果不知道她的身份,或許,她從面前走過,也不會特別在意吧。

因為她這一身鎧甲,還有高束起的頭發,根本分不出男女。

以君北月的明銳,自然知道,如果是內奸,那問題必定出在白萌萌身上,他可是一個從來都不相信巧合的人。

然而,他還是不動聲色,一個個侍衛問過去。

這些侍衛,都有足夠的理由出現在糧庫里,然而,糧庫著火的時候,他們卻都不在。

終于,輪到白萌萌了,她抬頭挺胸,直視君北月,上前三步。

不得不說,這還是頭一回這么近距離的看他,愛慕的心,想擁有的心越發的難以自拔!

雖然為白虎將軍的義女,要見到君北月的機會并不多!

義父給他特權,但是,到了君北月這里,義父也不敢放肆呀。

要知道,這個男人可從來不會和將士們打成一片,就是設宴,都是距離甚遠的

唯有商議軍機之時,可這種時候,她根本靠近不了。

“你歸屬哪個營?”君北月淡淡問道,眸光冷了三分。

“白虎將軍近衛營?!卑酌让热鐚嵒卮?,偏偏不怕他的冷,直勾勾地看著他那好看的眸子。

“誰準你入糧庫?”君北月又問。

“白虎將軍?!卑酌让扔惺褵o恐,她如果不是算計得好好的,豈會輕易行動?

“所為何事?”君北月再問,不是他有耐性,而是糧庫起火事大,白萌萌的身份也特殊,如果處理不好,后果可比燒光了糧,還有嚴重!

……

百人牛牛能赢钱吗